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人一輩子求不到一個快樂而有人是一輩都在快樂 我們一起分享這則故事 有人一輩子求不到一個快樂而有人是一輩都在快樂  我們一起分享這則故事阿婆的店 阿婆的店開在鄉下的小街上,小小的街,只有這麼一家小小的雜貨店。 阿婆從早忙到晚,忙得非常的起勁,也非常的快樂。 阿婆的店開得很久很久了,究竟開了多久,小街上幾乎沒有一個人說得上來。小街上許多人都說,他們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在阿婆的店裡買糖果、買烏糖、買雞蛋、買肥皂、買非肥皂,買到現在,連他們自己都快要變成阿公、阿婆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現在阿婆已經老了,老得眼睛模糊不清,手腳行動緩慢,走路一搖一晃,更糟的是,老得記憶不清,總是走到那,忘到那。 「阿婆,妳的砂糖一包賣多少錢呢。」 「讓我想想看,好像是五塊錢吧。不,不,好像是十塊錢?哦,七塊, 七塊錢一斤,準錯不了。」 「阿婆,我要買花生米,一斤多少錢?」 「五塊半。五塊半。土地買賣」 「花生米那有這麼便宜?是不是一斤十五塊半才對,妳記錯了吧?」 「是,是。十五塊半。真的沒錯是十五塊半。」 「啊,阿婆,妳找錯錢啦,妳應該找五塊錢給我,怎麼給我五十五塊? 多找了啦!」 「唉,真的找錯了。我補五十塊給妳。什麼?不是我得再補給妳,而是妳得退給我?妳可不要弄錯呀!」 每天每天,都有這樣的情形出現,很多人替阿婆擔心,怕她記錯價格找錯錢,做生意不但賺不到錢還得賠老本,但阿婆總是笑呵呵的說:有賺,有賺,賺卡多,賺卡多。 村子裡的李老師是阿婆的忘年交,常常乘著到學生家做家庭訪問或是到街上買東西的時候到阿婆的店裡來坐坐,和阿婆聊聊天。她就非常擔心阿婆的店開不下去。 例如有一天她在店裡才坐十分鐘,就看到阿婆賣錯東西、找錯錢不止三四次,甚至還把五百塊錢當一百塊錢找出去。 「阿婆,妳能不能不要再做生意啦?我看妳這樣做生意遲早會把老本都賠光光。」李老師好意的勸。 「我沒賠,我賺酒店經紀卡多卡多。不相信妳看看我的帳本。」阿婆從抽屜裡拿出一本黑黑的、油油的、破得連四個角角都磨禿了的本子給李老師看。 這是什麼樣的帳本呀?李老師簡直看花了眼睛。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每一頁都寫滿了「一」這個字,寫得密密麻麻。 「我看不太懂。阿婆,妳解釋給我聽好不好?」 「哈哈哈,妳們這些讀冊(讀書)人,只會教人讀冊,當然看不懂啦。」阿婆笑得眼睛瞇成了兩根彎彎的針。一面笑,一面解釋:「妳瞧,這每一頁除了記帳,中間還有一條線,看到沒?」果真,每一頁的中央真的有一條長長的橫線,像一條河那麼樣,把那一頁隔成上半部和下半部兩個部份。「妳仔細數一數,每一頁上面記的帳多,還是下面記的帳多?」 「什麼意思?」「啊,我說的帳,就是這個啦,這是我發明的字,妳當然看不懂。」 阿婆指著簿子上那些「一」字繼續的說:「這本帳本每一頁就是一天、每一筆帳,就代表一件事。每天我的店裡頭都發生很多事,如果是快樂酒店工作的事,我就把帳記線上的上面,如果是不快樂的事,我就把帳記線上的下面。妳數數看,每天的快樂的事,是不是遠遠的比不快樂的事多得太多太多了?妳說,我開這個小小的店,不是天天賺卡多,賺卡多嗎?」 「哇,原來如此!」李老師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從第一頁一直朝下翻,果真,每天線上上頭的「帳」都遠遠多於線下頭的。有時候一整天中,只見線的上頭記得滿滿的連一個空位子都沒有,線下頭卻連一筆也沒有。 李老師想,那一天阿婆可真真賺得卡多卡多,可真是「卯死了」!「我真高興妳的店這麼大賺錢。」李老師把帳本還給阿婆:「可是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什麼是店裡頭快樂的事?什麼是店裡頭不快樂的事呀?妳能不能向我說明白一點?」 「喔,這還不簡單呀?妳這個只會讀冊的讀冊人,我來說給妳聽聽吧。例如,我把一斤十五塊的米當做一斤五塊錢賣,客人趕快再補十塊還給我,這就是很快樂的事。我多找了三塊錢給客人,客人立刻把錢送回酒店打工來,這也是很快樂的事,客人看到我扛米扛不動幫我扛,看到我忙不過來就替我做這做那,統統都是快樂的事,統統要一筆一筆記錄下來。但是也有不快樂的,哈,有一個人就老是當我是一個老糊塗,買東西不給錢,說是待會兒就會把錢送來,卻一次又一次都沒還錢,還當做沒這回事,他每這麼做一次,我就在不快樂的帳上把他記一次。還有一個,總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多帶走一包綠豆,一罐可樂,一包砂糖,每帶一回,我就記一次不快樂。有啦有啦,同樣吃一種米,總是會養出一百種,一千種不同的人的。還好,天天算來,都是多多的快樂,少少的不快樂。我用算盤算一算,覺得我的店不但賺,而且還是越來越賺,越賺越多,我的快樂也越積越多,我早已變成世界上最多快樂的人了!這樣的店,我怎麼捨得把它關起來呀!」 

kbjg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重拾起那遺落的心情 經歷了一整舟楫的波折勞頓,渡過漫漫長江,原以為就可以到達彼岸。想不到矗立岸邊等待的,是另一片極荒的叢嶺橫阻。一下之間,上了岸不知何去何從?已不曉得是力盡還是心竭?失去方向的惶恐,莫名而生,讓人一時驚慌無措,幾乎快無法去想:當初為何而行?抬頭望著遠端忽隱忽現的山濾桶巒,高聳孤單的山嵐,好似盼望雲彩相伴。停歇在另一端遠方樹梢的鵑鳥,正歡愉的和另一隻鳥伴,吱啾戲鳴。此際,岸邊上的旅人,有如孤伶的山嵐,躑躅漂泊、浪跡天涯,為尋得那片雲彩,彩霞終究瀟瀟一揮,竟隨雲歸。剎時無端寂寥心情,不知如何傾訴。回首當時選擇遠離,為了回歸自我,而今卻困惑在這迷節能燈具失的渡口。本是期盼一個新的知旅,倒成為失去方向的藉口?低下頭黯然一想,看著裝滿希望的夢行囊,是否就此悄悄地、化成空氣烏有?停頓片刻、經過一番沉思整理,告訴自己,這趟旅程本來就是獨自一個人,注定要孤寂而行。尋覓中的自我本質,既不喜歡世俗迎送,何需在意這時的紛擾?細細一想,無垠浩瀚酒店經紀世界裡,一點的絲微塵染,不足以造成躓礙牽絆的理由。是到了該重拾整理行曩出發的時候。先前猶豫的心情,也許影響到暫停的腳步。沿途花瓣信,散發的蕊蕊清馨,捎來無限的生命力量;追尋的夢不應就此平空放棄。默默告訴自己心底,知音相伴無需在側,深信遠方的好友,祝福依然。當開啟希望的心靈,向前酒店工作行的勇氣就會躍然而生。總有一天,還是會抵達真正的彼岸。這份差點掉失落的逐夢心情,終將因為信念果決,重新立起、豁然淡行。於是乎,重拾起那遺失落的心情,繼續悠遊順江而行;同時,啟示自己:看潮流,非一定要隨潮行。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text-indent:0;}

kbjg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