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100元禮金被罵】
  蘇州一男子參加同事婚禮,出了100元禮金。第二天,被新娘打電話一頓臭罵,稱是在五星級酒店辦酒席,只出100元吃兩頓不要臉。
  @吳永泉_微眼看黃山(媒體人):1、多年不聯繫,又不熟,這樣的關係也發請柬,屬自討沒趣。2、就這樣的關係,你還真去,也是自討沒趣。3、既然去了,你只給100元,當下的物價確實不該。4、給100元,你居然吃2頓,還是五星級酒店。說你什麼好呢,難怪新娘入洞房的快樂都被你氣沒了。
  @彭商強與證券物理學(教師):可以不客氣地說,很多擺席“請客”的人,其實都是為了禮金,也讓被邀請者背上負擔,這種“風俗”讓人很尷尬——去吧,禮金少了拿不出手,禮金多了負擔不起;不去吧,別人請了丟不起臉。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別鋪張大辦,或者辦但事先聲明不收禮,後者恐怕很難有人那樣做。
  @卡丁兔兔:禮金本來就是一種祝福的形式,送禮人想給多少是人家的自由,你若怕別人給錢少多吃你飯,你可以不邀請人家。不能因為別人給的禮金少就罵人,只是個“祝福”而已,笑納就是福,何況別人都給你錢了,何必斤斤計較?不給你,你也傻臉。
  @洪峰(作家):抹得開面子可以選擇不給,抹不開面子可以選擇給100元,有點自尊選擇不赴宴。明擺著出了100元心裡不平,五星級酒店吃人家兩頓。那地方你一坐下去整杯老啤也得50元,不罵你罵誰!
  【其他】
  @徐小平(新東方聯合創始人):去紐約長島一個朋友家。臨湖的房子有停泊獨木舟的碼頭。朋友說:沿湖住了幾十戶人家,買房才知道,1983年以後這裡禁止新建碼頭,舊碼頭翻新不得超過現有大小,釣魚必須買執照。美國自然環境優越,但嚴厲的環保措施,才是它能夠持續發展的理由。
  @_周明華(媒體人):“‘廣場舞’是城市空間和社區的活躍因子,我們要將它帶回悉尼。”悉尼市長克勞馥·摩爾女士對廣州的“廣場文化”表示贊賞,望引入悉尼。一些人對廣場舞橫看豎看看不順眼,甚至有老媽參加也不感冒,冷眼相對,及至放狗猛咬。人家卻不這麼看,淡定何其重要。
  @中青報曹林(評論人):南大教授王彬彬為《背影》被逐出教材誤傳致歉。他說,曾在課堂上聽學生說《背影》已不在中學教材中,他在去年語文教學研討會上,向各地來的中學語文老師求證,也確有老師點頭,於是便想作文呼籲一下,讓《背影》回到教材中,造成而後的誤會。誤傳誤信,都是“聽說”惹的禍,聾子聽啞巴說瞎子看到鬼了!
  @農業博士:中國的國情,人口多,人均耕地面積少等等,都決定了我們不能過度城鎮化,也首先應以保護鄉村人文和環境為基礎,不能讓鄉村變得既不像城市也不像鄉村。農村發展的根本是如何調節和盤活農業經濟。
  欄目主持 張燕  (原標題:微言大義)
創作者介紹

Miss

kbjg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